望月相思,披星前行。
願以千山萬水、人間繁華,換得此生來世、與君相守。

連載用圖


即使相距千里、萬里,我們也能看著同一輪明月、同一片星辰。






-閱讀注意事項-
*本故事為原創動畫K的日本神話時代架空故事
*故事中含有日本神話故事、神話學應用和個人的神話詮釋
*因故事的斷代關係,無法讓原作的部分角色出場,目前確定不會寫到日向三代


─重要角色名稱對照─
周防尊→素盞鳴
草薙出雲→天叢雲
櫛名安娜→櫛名田
十束多多良→十束
鐮本力夫→天手力雄
赤城翔平→翔平
坂東三郎太→三郎太
千歲洋→千歲
出羽將臣→出羽
宗像禮司→宗像
夜刀神狗朗→夜刀神

※以下為原作沒有、但日本神話中確實存在的角色
天照大神→天照
月讀尊→月讀
天狗→天狗
足名椎→足名椎
手名椎→手名椎
八岐大蛇→八岐大蛇
鹽土老翁→鹽土老翁

隨著故事推進,會陸續補上各個角色的對照名稱






飛花成雪,點點盡是離人淚。
落雨打葉,聲聲皆為相思語。


《千里明月.萬里星辰》〈伊賦夜坂篇〉







-第二十一章-






  「看到天手力雄的樣子就知道夏天快過了。」

  見天狗一邊走、一邊盯著天手力雄那逐漸圓潤起來的身材看,天穗日隨即笑了起來,「啊、真的,不過、真的很、不可思議呢。我從來、沒有看過、有人可以、像這樣,快速地、變胖又變瘦的,是因為、是神祇能力的、關係嗎?」

  「嘛、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夏天真的很熱啊……感覺做什麼都沒幹勁。」

  看著天手力雄用手在臉龐搧了搧、一臉有點困擾的表情,天狗便隨手揮來了一陣風、而後說道:「我們接下來可是要去商議之後的作戰事宜,你最好打起精神來。」

  在天狗自顧自地往前走、轉進正殿之後,天手力雄隨即湊近天穗日身邊、問了句:「他最近是不是哪裡不對了?」

  「嗯?什麼意思?」

  「啊就是、嗯……該怎麼說才好,盡是做一些以前不做的事?」

  「以前?我認識天狗、也是最近的事,你這樣說、我也無從、比較起。」

  看到天穗日困惑地眨了眨眼,天手力雄突然啊了一聲,而後笑盈盈地邁開步伐、跟著天狗的腳步走進了正殿。

  「……怎麼回事?」

  雖然心裡仍舊對天手力雄的問題、言行感到疑惑,但天穗日因為明白接下來素盞鳴和天叢雲要和他們討論的事情非同小可、是關係到整個出雲地區的事情,於是她便想也不想地放下了這件事、快步走進了正殿。

  在天穗日走進正殿的時候,素盞鳴、天叢雲、十束、鹽盜的首領和幹部們都已經入坐了,天狗和天手力雄也在向素盞鳴行禮之後,在翔平和三郎太的旁邊坐了下來。見狀,天穗日隨即向素盞鳴和天叢雲欠身行禮,而後走到天狗身邊坐下。

  「既然大家都到了,那我們就開始吧。今天特別把大家找來,是為了宣佈接下來的前線作戰方針。」天叢雲在環視了眾人一圈之後、繼續說:「夏天快過了,而我們整軍備戰的部分也完成得差不多了,因此我向殿下提議了在尚未入冬的秋末、主動向八岐大蛇一派進攻。」

  「為什麼是秋末?往年我們在與八岐大蛇一派作戰時,牠們的攻勢都是在冬季削弱,根據我們的調查,冬季才是八岐大蛇一派力量最弱的時候。」

  聽見其中一名鹽盜幹部的發言,天叢雲隨即笑著說道:「你說得沒錯,八岐大蛇一派既然是生存在葦原中國的精怪,自然也逃不過季節轉換所帶來的影響。蛇需要冬眠,因此以蛇為原型的八岐大蛇一派,其力量最弱的時候,就是冬季。但我之所以提議在秋末進攻,其一當然是考慮那時正是八岐大蛇一派力量逐漸削弱的時候,其二是冬季會降雪,而你們擅長的是以靈活為主要訴求的游擊戰,雪地會拖慢你們的行動速度。加上雪地作戰要考慮的還有保暖、糧食等問題,不安定因素太多了,那會讓我們陷入和八岐大蛇一派一樣不利的處境。」

  「我認同這個想法,但八岐大蛇一派經略那塊土地也有一些時日了,縱使我們現在累積了一定程度的力量,卻也不見得能佔得到多少便宜,您預備怎麼做?」

  這時,始終沉默不語的鹽盜首領抬眼看向天叢雲、提出了問題。

  「關於這個,我送了一份大禮給八岐大蛇一派,應該再過一些時日就會送到了吧。」

  「大禮?」

  「是,禮物的內容請容我暫時保密,現在我們只要做好應該做的就行了。」

  「……我並不是不信任您,但能否至少告訴我們那是一份怎麼樣的禮物。」

  「嗯……」天叢雲想了想、而後緩緩開口說道:「那份禮物,會為我們帶來前所未有的強大盟友,甚至可以讓我們不費一兵一卒就將八岐大蛇一派連根拔起。」


  ***


  他一直以為,他很習慣一個人面對雨天、也聽慣了雨滴打在草地和水面上的聲音。但或許,那只是因為之前他不知道身邊有人陪著是什麼感覺。

  那一刻,因為午後一陣突如其來的大雨、而跑到樹蔭下躲雨的天叢雲,就這麼看著眼前的傾盆大雨發起愣來。雨水在枝葉上擊出清脆的聲響、而後匯聚成一顆顆水珠自綠葉之上滑落,輕輕穿過葉面所織成的一片蒼翠,在樹蔭下的泥地上、留下一枚又一枚水印。

  打從他有意識以來,他就與水共生,他深知水的溫潤多情、卻也明白水的強大和無情。而雨水是他的天賦,比起晴空萬里的日子,他應該更習慣和灰色的厚重雲層、綿綿細雨相處。可是在這趟歸途中,他卻被這場雨所阻,然後帶著矛盾的心情和雨水共處著。他一方面想著其實淋雨回去也沒什麼,但另一方面卻又覺得也許這場雨來得正是時候,可以讓他稍微從那個人的世界裡抽離出來。

  「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在發現自己竟然不自覺地想起那個人的身影之後,天叢雲立即用手掌摀住嘴、微微垂下眼。他不是不清楚自己滿心滿腦都是那個人的原因,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覺得煩躁、不安,那個人所說的話、那個人留在他唇上的溫度、還有沾染在那雙手掌上的溫暖,這一切,他好像只要閉上眼、就可以感覺得到。可是,他明白那不是他應該擁有的。但即使知道這點,他的內心卻還是有所依戀、無法說放就放,所以此刻,他既想回去、卻又覺得他應該在這裡把事情理清楚。

  如果他就是素盞鳴在找的那個人,那麼他當然不可能一走了之,況且他的生命線被素盞鳴握在手上,而他也沒有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的意思。但他留下來,卻不代表他打算接受素盞鳴的情感,也不是他打算坦白自己的感情。他留下來,是因為責任,是因為他喜歡這個地方,是因為、因為……

  「因為、放不下你……」

  天叢雲在如此呢喃著的同時,低頭看向手上的那條緋色綁帶。那一刻,天叢雲突然想起了天穗日告訴他的、那個名為永生之蛇的結界,對他來說,這條綁帶也是一種只進不出、永遠沒有回頭路的結界。唯一不同的是,愛上了,就沒有反寫結界的可能。

  但是,無論他過去跟素盞鳴擁有過什麼樣的回憶,無論他和素盞鳴是否相愛,只要素盞鳴是神子的一天,只要他曾經跟八岐大蛇有所牽扯,他就不能輕易對素盞鳴的情感妥協。素盞鳴可以不在意別人怎麼看他,可是他不能讓自己成為素盞鳴被議論的原因。這個世界,比他們想像中的都要複雜,今天素盞鳴可以穩坐葦原中國共主的位置,但高天原的神祇和其他不懷好意的人,卻可能用禮法制度、用小手段將他從這個王座上拉下來。

  他不知道憑自己的力量可以幫素盞鳴到什麼程度,可是,他不可能讓自己成為阻礙、不可能因為一句「我愛你」就什麼也不管。他們都不是可以放下一切、就這麼浪跡天涯的人。

  「唔……」

  這時,天叢雲突然伸手按住胸口、整個人不穩地向樹幹倒過去。在勉強支撐住身體之後,他緩緩地沿著樹幹滑坐在泥地上、然後不斷地大口喘著氣。

  「為什麼……」

  當下,天叢雲用手掌按在嘴邊、痛苦地咳嗽起來,他緊皺著眉頭、背脊劇烈地起伏著,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量在承受這份疼痛。而在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時候,天叢雲卻在緩緩移開手掌的瞬間,愣了一下。那一刻,他在他的掌心上看見了一片刺眼的鮮紅。但很快地,那片鮮紅就化作一攤金粉、飄散在空氣中。

  看著那瀰漫在眼前、宛如金色雪花般的粉末,天叢雲稍稍放鬆了肩膀、向後靠在樹幹上。

  素盞鳴給予他的力量此刻正在他的體內與八岐大蛇的力量拉扯、衝撞,而在這一來一往中,顯然是神子的力量佔了上風,所以它正全力想將他體內因為冬季將至而不穩定、無法與其他力量達成平衡的八岐大蛇之血排出體外。這原是好事,如果他能藉由素盞鳴的力量徹底淨化八岐大蛇之血,那麼他就再也不會受到這份力量牽制,冬天也能夠自由行動。但前提是,他必須熬過這段會大幅削弱他的力量,讓他痛苦難耐、又脆弱得不堪一擊的時期。

  原來這也沒什麼,但不巧的是再過不久他們就要向敵人發兵,而他一定得參與行動、跟著素盞鳴到前線去。前線的情況變化莫測,就算他做好萬全的準備,也未必能算到每一件事情,但他的身體狀況卻比因為受到季節影響而減弱力量的蛇妖還要敏感脆弱,一個不小心,他可能就會像方才他手中的鮮血一樣,灰飛煙滅。

  認知到這個事實之後,天叢雲緩緩握緊了那還沾染著些許金粉的手掌,暗自在心裡嘆了一口悠長的氣。

  「嗯?」

  這時,天叢雲突然感覺到有雨水滴滴答答地落在自己身上,這讓他忍不住抬起頭、向著茂密的枝葉看去。但在他抬起頭的那一刻,映入他眼簾的除了一片翠綠色之外、還多了一抹明亮耀眼的紅。

  「尊?」

  「你太慢了。」

  聽見素盞鳴這麼說,天叢雲隨即笑著說道:「沒辦法,剛好遇上大雨……是說,尊。」

  「嗯?」

  天叢雲伸手拉了拉素盞鳴那沾染了水氣的衣襬,「我只不過是出來視察一下,你用不著特地來找我。你看,都淋濕了。」

  那一刻,素盞鳴沒有回話,他只是緩緩蹲下身、一臉認真地看著天叢雲,那專注的神情讓天叢雲一瞬間以為素盞鳴是不是了發現什麼。但就在天叢雲對此感到有些不安的時候,素盞鳴卻向後在泥地上坐了下來、而後順勢靠在他的肩上。

  「……尊。」

  「嗯?」

  「沒什麼,雨停了我會叫醒你的。」

  感覺著肩膀上那令人感到安心的重量,天叢雲忍不住笑了笑,而後他發現自己似乎也被素盞鳴感染了些許睡意。他想,他們或許都只是因為明白了有人陪著是什麼樣的感覺,所以捨不得再讓自己獨自一人去品嚐寂寞的滋味,所以下意識地尋找著會讓自己感到安心和溫暖的存在。


  ***


  「殿下!大事不好了,殿下!」

  見天狗突然慌慌張張地飛進宮殿裡,正和天手力雄陪著櫛名田一起在水池邊玩的天穗日,隨即站起身來、向天狗跑去。

  「怎麼回事?」

  「八岐大蛇一派宣稱牠們找到了一樣天界神器。」

  看見天狗那麼說,天穗日雖然直覺地皺起眉頭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時天手力雄緩緩牽著櫛名田走到她身邊、說道:「殿下當初是為了尋找自己掉落人間的守護神、也就是神器,才來到葦原中國的,但殿下在明查暗訪了很多地方之後,卻還是沒有找到。」

  「咦、那這樣不是……」

  「嗯,如果對方真的拿到的話,這樣就麻煩了。」

  「總之現在得快點把這件事告訴殿下。」

  天狗一說完,隨即拍起翅膀、全速朝著素盞鳴的寢殿飛去。而天穗日則在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之後,跟著天手力雄一起帶著櫛名田前往素盞鳴所在的地方。

  就在四人一路風風火火、在驚動了不少人的狀態下,來到素盞鳴的寢殿時,素盞鳴正和天叢雲悠閒地坐在長廊外緣賞景、喝酒,那平靜的氣氛完全和天狗臉上所表現出來的焦急、慌張形成強烈的對比。

  「殿下!」

  「嗯?」

  一聽見天狗的聲音,素盞鳴隨即抬起眼、看向正微微喘著氣的天狗。

  「守護神……」

  「嗯?」

  「八岐大蛇一派、宣稱牠們找到了一件天界神器。」

  天狗的這句話,讓素盞鳴忍不住將視線轉向坐在一旁的天叢雲。只見背對著天狗而坐的天叢雲,臉上仍舊是一臉平靜、悠哉的樣子,完全不見一絲緊張。當下,他只是輕輕晃了晃手上的酒杯,而後揚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看著天叢雲的表情,素盞鳴突然意會地勾起嘴角、輕聲問道:「這就是你說的禮物。」

  「嗯,你心裡知道那是禮物就好,表面上,你還是要表現出『說什麼都要把它奪回來』的氣勢才行,不然我們的盟友是不會出手的。」

  當下,素盞鳴輕輕放下酒杯、朝著天狗等人走去,「準備發兵。」

  「是!」

  在天狗和天手力雄快步自長廊上離開、去準備發兵事宜的時候,素盞鳴稍稍瞄了天叢雲的背影一眼、問了句:「這是借刀殺人嗎?」

  「……能不能換個說法,這是兵不血刃。」

  天叢雲轉頭對素盞鳴微微一笑,而後隔空向素盞鳴敬了一杯酒。






-To be continued-

引用:(0) 留言:(0) TOP
Categorie:K|尊出|千里明月x萬里星辰

Next |  Back

comments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